“繃緊神經乾,枯燥又勞累,時常熬更守夜,現場還嚇人,你不厭煩這份工作嗎?”
  “你可不知道,這實在有趣極了!”當記者問及工作,80後獨臂警察陳冰頓時恢復“正太”本色,用左手比划著描述,恨不得將經驗一口氣說完。“我的夢想就是像鄔國慶那樣,70多歲還堅持出現場,這差事是越做越有味道!”
  “有趣到讓你出這麼大事情也要上班?”
  “當然,能做自己真正喜愛的工作,還有更幸運的嗎?”
  誰曾想到,從領取中國刑警學院的錄取通知書起,陳冰就和警察這個職業“定了親”,可是,“雙方”真正步入眼下的“熱戀”階段,也曾經過很長的“情感磨合期”。
  陳冰所在的刑事技術科,負責收集、檢驗和鑒定與犯罪活動有關的物證,為偵查、起訴、審判提供線索和證據。
  結束了警校的“半軍事化”管理,剛步入社會的陳冰在業餘時間里像其他人一樣愛玩——跳舞、折騰頭髮、穿亮色的花哨衣服……“他跳舞跳得可好了,一上臺就有女生尖叫,我們兄弟幾個都羡慕慘了。”同學兼同事方偉華笑著說。
  此時的陳冰,和工作的“感情”不冷不熱,“那時候我只做領導交代的事,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加班”。
  可是,隨著出警次數的增多,被害者的慘狀給了陳冰巨大的心理衝擊:有在一樓樓道上吊的老太太,有被拋屍的年輕女子,還有死後被塞入洗衣機里的小孩……
  “抓到凶手,至少讓他不能繼續行凶。”陳冰對工作的價值有了新的認識。“如果幹得不好,總不能老用客觀理由來搪塞吧?”
  他開始扎根實驗室了。同行一般比對指紋一兩次,陳冰通常比對三次以上。一次,陳冰挑出自己認為重要的指紋,比對了6次,終於“命中”,他一連開心了幾天:“嘿,這回沒白去現場!”
  越來越多的“甜頭”讓陳冰漸漸痴迷於工作。此間,命運的列車毫無徵兆地把他載到人生的關口,勘查時,被一萬伏的電流擊中。
  搶救後,陳冰的右臂被截肢,右腿留下終身功能性障礙。蘇醒後,陳冰感嘆:“幸好,命還在。”緊接著就問:“相機收好沒?裡面有重要的資料!”
  “什麼樣的慘狀都見過,所以並沒有被嚇到,事情來了,只能儘量釋然。”在家休養一年期間,陳冰不堪其煩,“每天吃了睡、睡了吃,整個人都發黴了!”
  他提出重返警隊,放棄了每月2500元的護理費和1000元的補貼:“好歹學了4年刑偵技術,還有6年的工作經驗,不能浪費了。”
  他承擔起了警隊的內勤工作。所有人都以為他回來,只是想找人說話打發時間。然而,他們很快發現自己錯了。當時的頂頭上司王勇說:“他乾的可不比別人少!什麼特殊照顧都被他拒絕了。”
  他用左手和嘴將2500多份舊案卷逐一歸檔整理。他將舊案採集物證痕跡完善後,逐一納入數據庫進行對比,竟也從中發現了新線索,幫助破獲了十多起案件。
  “我只不過是少了只胳膊的正常人”,這位“大內總管”總是不安分,出現重大刑事案件時,他會主動請纓勘查現場。一起命案,在33層樓的樓道間逐層搜尋。兩個小時後,他終於在地下車庫發現了一處血跡,根據這個重要線索,案件在52小時後告破。
  就這樣,陳冰成為刑事技術勘查戰線上的“工作達人”,和警察崗位“結婚”之後的“戀愛”,感情變得熱烈而雋永。
  他很樂意和當代青年分享這份“和自己的性格、愛好完美搭配”的工作所帶來的愜意。
  很多青年總在抱怨,找工作困難,需要“拼爹”;乾工作煩心,深感“坑爹”,陳冰對此不以為然。“世上哪有那麼多的一見鐘情?如果你沒有投入真情的態度,愛情怎會從天而降?”他說,“工作也是一樣的。真正‘對上眼’後,只要你腦子沒壞,都會渴望回歸工作——除非不想擁有快樂。”  (原標題:陳冰:跟工作先“結婚”後“戀愛”)
創作者介紹

cola

wa80wasf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